2013-03-21

環保恐怖份子的勝利

這篇文章是針對曾獲奧斯卡的紀錄片《The Cove》的補遺,其實關於影評我認為豆瓣的
海豚湾:意识形态v.s.意识形态〉已經寫得很不錯了,我想講的或者可以說是補充吧。

在《The Cove》一片中,年輕時曾擔任海豚訓練員的Richard O'Barry,參與熱門電視影集《Flipper》進而帶起海豚熱潮,數十年間,世界各地紛紛設立海洋館並多以海豚表演吸引遊客,也形成一門大生意──海豚買賣。
O'Barry與海洋保護團體發現日本太地町有大規模獵捕海豚的事跡,決定前往阻止這樣的行動。

人類對動物的傲慢

《The Cove》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十數年前轉載的獵殺小海豹,沉重的錘擊、滿地血腥、當場剝皮。誰看了都覺得不舒服,都覺得野蠻。激情過後,我卻想不出有什麼殺戮是不血腥的。

我們平日桌上美味的佳餚也是在哀嚎下產出的。在《傾聽動物心語》一書中,作者天寶‧葛蘭汀身患自閉症,深愛動物,平日工作之一便是改良屠宰場環境,她曾敘述牛隻走上屠宰通道舉足不前的模樣,令人感概。環境不好的傳統市場,地上仍會形成小灘小灘的血窪,同樣都是生命,人類卻擅自決定其價值高低,飼養當作糧食的就是該死,可愛的就不該殺,這樣的想法本身就極其傲慢。在自然界嗜血成性的大型哺乳類動物也不曾對牠們殺戮的對象做出區別選擇。

人類這個族群數量太過龐大,其存在本身對自然就是種威脅,我們的糧食需求太高,無論是獵捕自然資源或是養殖,殺戮都是無可避免。真正該避免的,是浪費的殺戮。譬如說魚翅業者為了減輕作業成本,獵捕鯊魚後割下魚鰭便把仍活著的魚身丟回海裡等死,大規模捕獵鯊魚以及短時間出現大量屍體,都會對生態環境直接造成影響。

為了維持生態多樣性,我們都同意保護瀕危動物的重要,但海豚並非瀕危動物。目前全球海豚總數約一億隻,而太地町每年捕殺海豚數量約二至三萬隻(與官方資料差異甚大),並未對整體海豚數量造成極大衝擊,反而片中引領海豚風潮的O'Barry對整個產業鏈的影響更大。食用海豚肉的問題倒是值得注意,大型魚類體內含汞量過高,其他還包括鯖魚、旗魚與鯊魚,這些魚類都該管制捕獵與進口。

海豚並非保育類動物,也並非不可食用的管制類動物,太地町獵捕海豚成為世人深惡痛絕的惡事,便是因為那片染血的海灣。大部份的我們都見不得血腥、祈願和平,所以在寫這篇文之前,我曾異想天開地想,如果太地町在海灣旁直接蓋一間海豚屠宰場,謝絕不人道殺戮,原本不能接受的人就能夠接受了嗎?







沒有留言: